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如何看机长猝然长辞 | 无关生死,都是小事

如何看机长猝然长辞 | 无关生死,都是小事

——33岁、42岁、53岁,一家公司45天内3名机长猝然长辞,黄金年龄无一幸免!
 
和以前著名的护士发错药一样,美国的护士发错药会查找怎么引起发错药的系统问题,而某些国家则会处罚发错药的护士,这种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避免了向上追索责任,是很多事件处理的常用手法。而即使遇到相同的事件频发,一般做法都是把事件个体化,这样就没有了系统性的责任。
 
来历完全不同
 
这3名机长也许彼此之间都不认识,甚至猝死原因可能没有任何关联性,除了都在同一家公司。
 
第一个机长33岁、航空公司自己培养的机长;
 
第二个机长42岁,外籍机长;
 
第三个机长53岁,空军转业的机长。
 
按说身体都是不错的,都是飞行的黄金年龄,但是都是猝然长辞,除了惋惜、痛惜、痛心,是否能给我们在世的人员敲响警钟!
 
 
疲劳是第一杀手
 
飞行圈很早就关注疲劳,也进行过多场讲座,说疲劳是诱发飞行员各种疾病,以及容易诱发猝死原因估计大家都不会反对。
 
虽然这3个机长的直接原因还没有公布,是否和疲劳有关尚且不得而知,但是飞行员普遍感觉疲劳确实是普遍存在的。
 
几乎很少有飞行员说自己不疲劳的,这也是民航局重点关注的指数之一。但是随着近期频繁猝死事件的发生,民航局是否应该提前强制实施R5中与降低疲劳的规章要求?
 
 
民航新规会有助于减轻疲劳,但是还有两年!
 
民航局最新规章CCAR121R5中,对于总飞行时间减少了100小时,对单日的执勤时间和总执勤时间也有更严格的限制,强制休息期也由原来的36小时增加到48小时,相对来说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飞行员的疲劳程度。
 
但是因为对于现有航空公司来说,还有2年多的缓冲期,航空公司在此2年中还可以执行原来的飞行时间和执勤时间以及休息期的规定。所以在以后近两年期间飞行员也许仍然会非常疲劳。
 
可否先行推行除900小时的其他限制
 
现实来说,目前强行将每年1000小时的飞行时间减到900小时确有困难。因为目前很多航空公司的飞行时间总量和人员比例目前没办法执行900小时的标准。但是是否可以先行推行其他限制,避免飞行员过度疲劳。这些有利于飞行员缓解疲劳的措施执勤期和休息期的规定,民航局强制推行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一边飞得累死,一边闲赋在家
 
再者说,目前还有数百名飞行员,尤其是机长,在辞职后因为航空公司利用诉讼手段,导致飞行员不能再就业而闲赋在家,这些人不能参与飞行的原因只是因为航空公司不想飞行员辞职。
 
而如果有这些人的加入飞行队伍,很多航空公司都可以降低飞行员的整体疲劳程度。
 
莫让后人耻笑
 
这个现状无论谁都知道,在未来10年,20年之后,现在飞行员辞职后被剥夺劳动权的做法,如同当年返程女知青需要身体换取一张返城证一样,在历史上都会被当成耻辱来书写,哪又何必现在还做得那么堂而皇之。
 
一边是航空公司飞行员飞得非常疲劳,频繁有人猝死。或者不得不每年花费数百万聘请水平并不咋地的外籍飞行员充数。另一边却是有执照,身体好,却不能飞行没有收入的机长无法就业。
 
其实无论多么堂皇的借口阻止飞行员再就业,再工作,都会被后人耻笑。希望民航局有切实有效的办法解决这些问题(AC121-48有些公司根本不当回事)。
 
 
充足和高质量的休息
 
很多飞行员抱怨,航空公司都在卡着36小时休息期排班,一年到头都这样,怎么办?
 
如果全部卡36小时,那么在外飞行的时候一定不会每天都飞8小时、执勤14小时的,也会有充足的时间去休息和运动。
 
而在休息的36小时中,也需要提高休息质量,戒除一些有碍于高质量休息的活动,因为你选择了接受这个工作,你就需要有所取舍。不必要的应酬,浪费时间的活动尽量不要去参加了,这样你就会有更多的时间,或者休息、或者和家人在一起、或者运动、或者学习了。
 
你不能既要飞行的工作,又想和其他无业人员一样,天天玩到天明,有得有失,取舍都在自己。
 
无关生死,都是小事
 
如果确实累了,就休休年假,或者病假,毕竟身体是自己的。
 
很多人都说休不到假,其实真的神经衰弱了,或者病倒了,那才真得不值了。有的人惧怕领导穿小鞋而带病工作,其实大可不必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没有哪个公司领导一辈子都是你的领导,很少有领导就逼着员工往死里飞。如果真有这样的领导,那也大可不必把他们当回事。时间拉长看,眼光放长远,无欲则刚,暂时的小鞋,晚放几天机长,少拿一点钱,这些相对于家庭、健康和生命,又算得了什么?
 
5年、10年回头看,无关生死,都是小事!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