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航空公司“领导”众生像:有德才兼备的,也有自注Rabies病毒的

航空公司“领导”众生像:有德才兼备的,也有自注Rabies病毒的

前几天,Flight Plus做了几期装X的飞行员和空姐,我来分享一下这些年我见到过的飞行员里的LD的众生相,大家可以补充一下。

德才兼备型

上个月有幸拜访了一个老LD,约好的下午3点钟,我想着怎么样我也得提前半个小时去,找到地方2点31分,领导却已经到了。

之前一次见LD还是邀请他出席活动,出席完了,他匆匆忙忙要走,说自己的母亲在住院,他要送饭去。

老LD还在写书,整理资料,在他们这个年龄,还在继续学习英语,还在继续为民航服务,确实难能可贵,无论个人品德、知识技能、对民航行业的贡献,都是前无古人的,也是我们的偶像和学习的楷模,是民航史上一段佳话。

德才兼备型LD,还有很多,在早期很多都进了CAAC,也确实在民航的发展进程中为民航做出了很多不可替代的贡献。

比如飞行圈的L总等。

技术宅男型

技术宅男型,说是“技术”,是因为他们潜心研究技术,也醉心于研究技术,基本上是技术和安全方面公司的大拿。

说他们“宅男”,是因为,在公司的历次无论是“血雨腥风”还是“微波荡漾”的斗争中,这些“宅男”基本不参与,也基本不影响他们做技术。

他们之所以当LD,是每个公司总得有人做技术活吧,毕竟没有哪个大公司敢拿安全和技术开玩笑,尤其是国有大公司,小公司另当别论。

比如飞行圈的好几个Z总,D总、M总……

宽厚仁慈型

遇到过好几个这样的LD,比如英年早逝的“猴哥”,还有最好的教员。

公认人品最好的教员光荣退休!

沉痛哀悼厦航那个最好的大哥!

这些人基本上在国企早些年代提拔的,那时候还有民主评议还不是走过场,是真的要老百姓认可,当LD还需要大家心服口服的年代,也就出现了很多这样的对飞行员、对员工宽厚仁慈的好领导。

他们可能技术不如“技术宅男型”专业,也不如“德才兼备型”职位高,但是基本上能让自己部门的员工感觉都真心地被关怀。

另外一个陈机长说:

成熟飞行员不仅是技术性人才,更应该是管理型人才,有人飞行出色,而且具有出众的管理才能,成为领导对于行业和部门大有益处。比如文章中的某领导。有些技术出众,不爱交际,在安全管理这些岗位上有他们发挥的空间。也有人善于交际,技术能力不强,让这些人走上某些岗位就不合适。还有一个角度,就是进入管理层以后,与飞行员这个岗位是否形成对立,这都可以探讨!

当然,我们也有让人觉得不好的LD。

拉帮结派型

这类LD通常不钻研技术,或者有一点点原始的技术储备,进入到小的公司或者早期进入中等的公司,通过各种手段混到较高的管理岗位,每天醒来就是琢磨怎么和另一派系斗,怎么样修理不和自己站队的飞行员。

这些人混迹官场很多年了,也“与人斗其乐无穷”很多年了,也确实从“与人斗中”获取了一定的利益和权力,所以更自我加深了“活到老”“斗到老”的人生理念,因为他自己理解的世界就是,一天不斗别人,就要被别人斗下去。

常见的这些LD满嘴就是,我的人,我的、我的、我的,天下都是我的……

爆发户型

爆发户型LD,满足暴发户一切特质。

飞行里的“暴发户”LD,大多属于不学无术型,一般靠喝酒、拉关系、行贿获得一官半职,对上奴颜婢膝,歌功颂德;对下横眉冷对、横征暴敛(比如某航飞行员晋级还需要通过秘书约LD有空闲的时候“打麻将”送钱。),因为自己的付出总要赚回来吧。

暴发户经常爱开会,尽管一个屁大的事发过无数个通知,短信、微信、邮件都发了,但是还是要飞行员不远千里从各个基地赶回来,听暴发户讲一讲,虽然暴发户理论水平不高,安全理念没有,但是飞行员一定要在那里听,5分钟的局方、地方、公司文件,剩下3小时55分钟的吹他多牛逼!

不管底下老外根本听不懂,还是中籍心理有几亿只“羊驼”在头上飞,其实暴发户本质上就一句话可以概括,“我是有(领)钱(导)!”

主要原因是真的暴发户可以用大金链子炫耀自己,而LD没办法见一个人就张嘴先说,我是领导。解决暴发户没办法炫耀自己而牺牲飞行员休息时间胡说八道的办法很简单:

第一:在LD脑门子上刻字,刻上“领导”,而且必须是从下往上看那种,所有人都必须仰视可以看得见的。

第二:就是给领导的衣服上都鎏一层金,写着“领导”。

我相信可以大大降低LD为了刷存在感而反反复复占用飞行员时间的开会了。

自注Rabies病毒的

Rabies,目前一旦确诊,是无药可救的。通常大家都是注射疫苗的,但是偏偏有些LD觉得自己不够厉害,偷偷给自己注射:Rabies病毒

这类通常是航空公司或者大的LD用来当打手的,特质就是专门整飞行员,不整飞行员显得他牙口不好,虽然自己理论有限、能力有限,但是配合给自己注射的病毒,所以危害巨大。

不说了,说细了会以为我在说某个LD了。

虾扯蛋型

虾扯蛋型,是经常琢磨一些歪点子,推行一些貌似正确实则违反人性的歪规定,如果运气好了,这段时间安全好,那就是他领导有方;运气不好,就是飞行员执行得不够好。

举个栗子:飞错了航图,于是“蛋总”要求,飞行员必须严格检查手册有效性,每一张图都要看。其实让“蛋总”自己去看看飞机上的手册,全部有效性每一页每一页检查,给他一个礼拜时间,看他检查地完吗?

前几天和几个公司安监的专业人员聊天,说起为什么最近这么多大的事故,尤其是个别安全记录很好的航空公司都出了大事故。

我这样“瞎”说:

当一个公司安全形势很好的时候,虾扯蛋LD就来劲了。

因为无事可做,显不出来他“领导有方”,于是就开始扯蛋:比如开会要戴帽子,飞行要注意坐姿,标准喊话错一个字就要扣钱,提高三级事件标准,三个三级算一个差错,加大处罚力度,精益求精……

当一个人的精力都被这些芝麻大点的事干扰和分心的时候,事故就必然一个接着一个来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当被这些小节牵制的时候,必然会忽略的飞行的核心是“飞行、导航、通讯”。操作飞机的核心是“姿态、高度、速度”的控制,而不是关注这样会不会说错一个字、触犯一个胡乱设定的三级事件。

哪个公司安全好了一段时间,一旦开始虾扯蛋了,基本上离出大事也不远了。

复合型

没有一个纯粹性的特制的人,很多人都是以上类型的混合体,也有不在以上介绍的类型里边特殊LD。

有德有才的LD是航空公司发展的财富,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些大公司好不容易培养一个,还让民航局给挖走了。

宽厚仁慈型的随着时代的推移慢慢的都老了,很多人感觉是投机专营者越来越多地混入到了LD队伍。

无语

前天,有人在留言中问:为什么员工无休止的加班、占用休息期,LD视而不见。

人民日报都说过:权力由谁授予,就必然对谁负责、为谁服务!

严重声明

以上纯属个人胡说八道,LD切勿对号入座!我都不认识您,怎么可能说您呢!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