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飞行员:面对死亡,我很坦然,该来的总会来,没什么

飞行员:面对死亡,我很坦然,该来的总会来,没什么

飞行员:
患病一年有余,经历了太多,心中一直有些话想说出来,怕没时间了。面对死亡,我很坦然。该来的总会来,没什么。
 
从进入升机长训练一开始,就没放松过,一根弦绷到底,天天为了一个升机长计划把自己都搞得快成敢死队了。自问自己坏人做的不好,好人也差强人意。从得罪领导那次排班开始;那天计划两人制飞完南昌三亚来回晚上上海出差,三亚回南昌中午12点落地后,我一般不怎么喜欢立马开机,在坐车回基地的路上训调电话打来,叫我后面临时飞北京来回,当时公司规定一天飞行时间不能超8小时,民航局当时三令五申严查超时,我就委婉的推辞着会超时会违章,结果还是出差。只不过领导觉得我没给面子,后面我才知道得罪了这位当天值班的领导,为了面子,我立马电话道歉,下午当面鞠躬道歉,我政治任务面前无大局意识,什么都是您对的。依然换回来的是快2个月的无理由停飞以及以后的轻视。这大概就是一言堂的中国民航国企吧。自从那以后过得更加小心翼翼,航班上胆小如鼠,飞完航班后老实的安排一天时间去中队看书,其实自己也知道都是领导说了算吧。这两年中无数次想过辞职,无赖上有老下有小,想着把房贷还完,帮父母买套小房子,40岁的时候可以为自己活一把。结果成了遗憾。
 
心情长期压抑,性格内向的我去年7月开始连着4趟高原差,以往从来没有过高高原出差经历,经常无理由晚上发高烧,起飞后我叫乘务长拿来体温计基本每次都是38度以上,拿来冰袋敷上一小时稍微好点,晚上2点多回西宁睡觉经常出两身大汗,被子湿的没法睡。当时以为是中暑,抗一抗就过去了。4趟差出完差回去基本注意36小时,要命的还有1天的中队会议或者学习,剩下的10小时陪陪女儿吧。连轴转转转。最后一趟大坂差,感觉力不从心,最后两天我拒绝飞行了,想着回去赶紧去医院做检查吧,悲剧的是第4天航班取消,出差第5天补班终于回家了。当天晚上去一附一院急诊科做了血常规,白细胞高,医生说明天去血液科再做检查吧,我懵了,问医生最坏考虑啥病,医生诡异的脸上带着笑说白血病吧。那天下着凌乱的雨,我脑中异常清醒,仿佛一个声音在说,终于结束了……
 
2017年8月15日,确诊m2白血病,我的人生从此失去了控制,我大概是第一例中国民航飞行员得这种病的吧,也算出了名了,自己苦笑不以。在我而立之年,正是带领家庭向幸福进发的时候,老天给我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滑稽不?
 
治疗需要费用,医生让我选在家治还是出去治,对于我农家子弟,白手起家,刚好不容易还掉买房买车借的首付,身上也只有11万现金,妻子很焦虑,后续治疗没法跟上,我难以说出卖房的话,大学同学知道后两位班长及时慰问,安排大家为我捐款,非常感谢我亲爱的同学的帮助。公司也经常来人看我,可惜的是我们得商业保险停掉了,费用得医保报销后剩下的拿到公司去报销,理想是美好的,现实确实骨感的,飞行部的同事们听到我大病,许多要来看我,无奈当时肺部感染,被我好心一一拒绝,大家想为我捐款,让我很感激这么多年的同事之情。
 
可我却听到有领导要限制捐款额度,说这么一大笔钱放在飞行部不好管理,我只能呵呵了。
 
2018年9月18日

对于海伦凯勒,只奢望给她三天的光明,用来看尽世间的美好!
第一天,我要看看每一个一直善待我、陪伴我的人,感谢他们让我的生命变得有意义。
第二天我会黎明即起,望着黑夜渐渐转变为白天。好好欣赏那动人心弦的奇景。
第三天,我要在俗世里生活,置身于奔波营生的人群中。
看到这些,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于飞行员来说,以前一直说:
 
爱家庭、爱生活,很多时候,亲人是亲人,朋友是朋友;但是公司就只是公司而已,公司对你好,你就干活开心点;公司对你不好,就当自己是个打工的,也要把心态调整好;
 
学会释放压力,对自己进行压力管理,做好资产配置;
 
遭遇突发状况,一切以人为第一要素,有人在就有了一切;
 
理解公司和个人仅仅只是合同关系,不是隶属关系;你的生命、健康、前途对公司某些领导来说,只要不影响他的仕途,是无足轻重的,这样的领导每个公司都有;
 
一直鼓励大家购买商业的医疗和飞行员保险,是因为等到真的生大病的时候,对于航空公司而言,飞行员就已经不再是一个能够创造剩余价值的劳动力了。很多时候,飞行员和航空公司之间可能只剩下冷冰冰的合同关系了,飞行员如此,其实很多领导也如此,真心不必寄希望于公司的仁慈。这时候,也许只有商业的保险才不需要“手心向上”。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