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永别科比!在洛杉矶的飞行圈机长整理的非常详细事故细节

永别科比!在洛杉矶的飞行圈机长整理的非常详细事故细节

飞行圈常年在洛杉矶区域飞行的段机长非常详细梳理事件的脉络,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本文授权全文刊登。
科比的离世让人务必惋惜。本文的目的,只是用一家之言,力争让同样的悲剧不再上演。
 
文中用到的数据,都是google可以搜索到的公众数据,目击证人的证词也是youtube上新闻的采访。但是最后的结论,是本人个人的推断,仅供大家参考。本人是固定翼飞机飞行员,所以如果有关直升机飞行专业知识点出现偏差,还请大家见谅。
事件大概:一架西科斯基公司生产的S76B型直升机于洛杉矶当地时间上午9点07分,由KSNA机场起飞,计划飞往KCMA。不幸于洛杉矶当地时间2020年1月26日上午9点47分左右,在101公路与 Las Virgenes Rd. 附近的山坡上坠毁。机上9人全部遇难,包括一名飞行员和8名乘客。乘客中有美国退役篮球巨星科比布莱恩特。根据FAA官方数据显示,该直升机尾号为N27EX, 由Island Express Holding Corp. 所有。
 
我将分为五大部分,尽可能多的还原事件的经过:
 
以往的飞行航线
 
N27EX由于经常被科比及其家人乘坐而在业内闻名。科比家住加州澄县附近,所以该飞机经常停靠于澄县的KSNA机场。通过过去半个月该飞机的飞行记录显示,一共去过不少于三次,在上午飞往KCMA机场。根据美国相关报道,飞往KCMA机场的原因是科比的二女儿(也在本次空难中遇难)需要定期在位于Mamba Sports Academy参加篮球训练。 (该训练中心由科比本人所有)
根据飞行记录显示,通常的飞行轨迹由KSNA向西北出发,高度1000英尺MSL(700AGL)左右,经过LA 市中心附近,然后向西爬升至2000英尺MSL(500 AGL)左右,避开山地,前往KCMA机场。飞行时间40分钟左右,然后通过地面交通,20分钟左右从机场到达训练中心。全程需要目视飞行条件。
 
事发当天的天气情况
 
由于正值冬春交季,大洛杉矶地区于事发时间两天前开始出现凌晨的大雾。大雾期间低云,能见度低。从官方网站截取的事发时段沿途主要机场的天气报告,可以看出,天气状况属于目视飞行的边缘天气。
 
KSNA 261653Z 06005KT 4SM BR OVC010 14/10 A3018 RMK AO2 SLP220 T01440100
 
(起飞机场,目视标准)
 
KVNY 261651Z 00000KT 2 1/2SM HZ OVC011 12/09 A3016 RMK AO2 SLP211 T01170089
 
(沿途机场,边缘目视标准)
 
KCMA 261655Z 08008KT 4SM HZ OVC014 14/11 A3017 RMK AO2 SLP225 T01390106(落地机场,目视标准)
 
当天的飞行任务
 
据报道,和往常一样,当天的飞行任务同样是把科比一行8人从KSNA机场送到KCMA机场。但是由于天气原因,飞行轨迹与以往明显不同。(数据来源youtube)
从飞行轨迹可以看出,航班在通过LA downtown附近时,放弃了之前直接向西,爬升高度的做法,而是航向右转大概30度,飞到了5号公路与134号公路的交汇处,并且在塔台要求下,在700 feet AGL左右的高度进行盘旋等待,时间大概10分钟。
等待结束之后,飞机沿着繁忙的5号公路向西北的KBUR机场飞行(Class C),并在塔台指挥下向西横穿机场,高度500 Feet AGL 左右。穿越之后进入KVNY机场区域(Class D)。飞行员向塔台报告意图为:沿着机场北面的118号公路向西穿越过机场之后,尽快向南飞到东西走向的101号公路。 并且向So Cal 进近申请Fly Following 服务(雷达监控服务) 。KVNY塔台同意,并且在得知飞机已经进入目视飞行条件(能见地面)的时候,让飞行员转频率到进近频率 134.2。
转到So Cal 进近134.2 之后,由于飞机飞行高度过低,管制员表示雷达无法识别,并且试图询问飞行员意图。飞行员未曾回答。
 
飞机此时高度不到500 AGL,并且在101号公路正上方向西飞行,地势也转向平坦,所以飞行速度有所增加,达到了140节左右。根据目击者称,当时飞机的飞行高度与云底高几乎相等,飞机时隐时现,发动机声响正常。(下图为飞机沿101号公路向西飞行剖面图)
最后目睹飞机撞山的目击者称,撞山之前能够听到飞机在101与Las Virgenes Rd 交汇处减速左转弯,之后直接飞向出事地点。一瞬间发动机声响消失,没有二次爆炸的声音,飞机火光在云中若隐若现。 (由此几乎可以排除机械故障)
舆论认为,最后这个左转弯的决定是致命的,最终导致了飞机最后的坠毁。那么我就试着通过航行轨迹,公布的飞行通话记录来揣摩飞行员的想法,并且提出疑问,供大家思考。以下内容纯粹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第一, 飞机从KSNA起飞之前。
 
现在不确定飞行员是否清楚沿途的天气情况,特别是云底高。在美国飞行,有一点特别欣慰就是,美国有及其成熟的航空天气服务,可以让飞行员及其准确的掌握有关的天气状况。拿Windy软件为例,可以对于直升飞机用的天气实况进行准确的公布。
拿到资料之后,在LA地区飞行的飞行员一般会做出决定:是使用VFR飞行规则,还是IFR飞行规则。 如果当天是我来飞行同样的航班(用固定翼),我会申请南加州独有的简化版IFR飞行规则,叫做TEC (tower en route). 简单的说,就是省去了通常IFR 飞行前的和有关部门的各种协调和报备,只需要在滑行的时候花两分钟时间申请一个应答机,然后确定航路代码,就可以直接飞行。(常用TEC如下图所示)
从TEC的计划可以看出,飞行时间同样也是40分钟左右,而且全程雷达指挥,安全高效。现在第一个疑问就是:为什么飞行员没有申请这个看似最为合理的飞行方式?而是在明显肉眼可见天气状况属于边缘VFR的情况下,继续选择使用VFR飞行规则,原因有待NTSB进一步调查。
 
第二, 初段飞行过程中(从KSNA到达LA 市中心),从航迹上来看,速度,高度都与之前的航班没有明显差异。由此可以推断,在本段飞行过程中,天气状况刚好能够满足飞行员的飞行要求。
第三, 到达LA 市中心之后,飞机航向右转大概30度,低高度在5号公路正上方飞行至5号公路与134号公路的交汇处。(低空沿着明显的5号公路飞行,证明飞行员对该地段的地形地标比较了解。特别是在极端天气下,采用了最合理省劲儿的方式。)
 
从飞行员与旁边KBUR机场的对话中得知,飞行员在获悉KBUR机场当时正在运行IFR飞行标准的时候,直接申请进行特殊VFR飞行,穿过机场之后,向南飞到101公路然后向西继续飞行。(此对话可以看出,飞行员已经有了一个自认为成熟的飞行方案,而且KBUR塔台给与了最大的配合。两边的交流都很专业)。直升机在KBUR 机场的区域边上等待了10分钟左右,期间应该是塔台在和旁边的KVNY塔台协调。
第四, 从KBUR到旁边KVNY的飞行阶段:KBUR的塔台根据飞行员要求,做出了很专业的调整。 因为当时直升机在机场东南,机场又是向南落地,而且已经有飞机复飞之后返场落地,所以塔台建议直升机飞到机场东北,然后在机场北面向西穿过机场,把直升机交到旁边的KVNY塔台。因为KVNY也是向南落地,而且马上有几架飞机要起飞,所以从北面的118号公路上方飞过,是最安全有效的办法。直升机飞行员照做,安全到达KVNY塔台管制区域。双方都很专业,没有毛病。
第五, KVNY塔台管制区域:直升机和KVNY塔台建立了良好的沟通,而且双方都很明确的了解对方的意图。飞机在500英尺AGL左右的高度从机场北面的118号公路上向西穿过了机场。然后飞行员告知塔台,现在已经是目视条件,想向南飞到101号公路上方,同时申请进近管制区的雷达监控服务(fly following)
由此可以看出,飞行员的头脑十分的清醒,十分明确的知道自己的状况,以及下一步如何走。整个过程,飞行速度稳定在130海里左右。离地高500 英尺左右,大概和云底高持平。
 
第六, KVNY塔台把直升机交到So Cal 进近134.2之后: 此时直升机沿101号公路向西飞行,速度140海里左右, 高度400 AGL左右。到此之前,除了开始我质疑飞行员为什么不选择TEC之外,其他的操作,计划没有问题,甚至是,堪称完美。飞行员觉得,只要沿着101公路飞行,就可以目视飞到KCMA机场。这个计划是正确的。
但是之后,我本人觉得:致命的两个决断出现了:
 
1. 在天气条件边缘,没有建立雷达监控的情况下,继续以140海里每小时的速度低空飞行。
 
2. 在看到眼前有不明情况的时候,没有减速,甚至全停来进行重新计划。而是保持速度左转进行躲避,导致直接撞山。
 
致命弯道
还是回到当时,当频率转到134.2之后,So Cal 进近表示雷达无法识别飞机(由于高度太低),这个时候直升机正在严格的沿着101号公路,以140海里的速度向西飞行,ADSB-out的GPS数据显示,高度在500 英尺AGL上下,目击者声称,飞机在云中时隐时现。
 
当飞行到在101公路与 Las Virgenes Rd.交汇处附近时,飞行员做出了左转的决定。下图是该交叉路口的3D示意图。图上箭头方是飞机飞行方向。红圈是正对101公路的一座小山坡。
下图红圈部分,就是这个小山坡的标高。大概和当时的飞机飞行高度相等,甚至略高于飞机飞行高度。
下图是晴天能见的小山坡。
下图是目击证人声称的事发当时的情况。注意到,山坡顶部被云层覆盖。101公路限速65英里每小时,而此时,飞机飞行的速度是这个的接近三倍。而且没有建立有效的雷达覆盖,意味着,管制员没办法告知飞行员周边的地形危险情况。
所以可以想象,当时飞行员所处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危险情况。快速的低空飞行,一方面要沿着公路飞行(需要飞低),一方面要和进近建立联系(需要飞高),同时还要兼顾不能太高进入云里,所以飞机当时的环境已经非常不利。
 
此时此刻,意识到要穿过这样的地形,如果给飞行员从来一次的机会,我相信他的第一个选择就是:减速。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可能原因
 
所以,我认为:
 
保持低高度高速飞行,是他第一个致命决定。原因有待NTSB调查。
 
第二个严重失误,就是感觉前方有不明地形快速接近的时候,没有减速到悬停,而是选择向左转弯进行躲避。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