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陈建国:悼念我的家人

陈建国:悼念我的家人

大姐发微信给我,说姐夫早上走了。她不敢和父母说,因为母亲身体不好。
 
在我们老家,舅舅家基本上是决定大事的主要权威。
 
我和二姐商量了一下,还是要告诉父母的。
 
特殊时期,父母回了老家,因为从深圳回去的,所以在家里居家隔离,和大家姐就只有不到1公里。
 
周围邻居有好几个亲戚,我和二姐说,这个肯定是要告诉父母的,毕竟瞒不住。
 
我悄悄地打电话给父亲,和他说了大姐夫的事,让父亲转告母亲。
 
平凡到尘埃里,却是他们家的天
 
母亲说:你大姐家天塌下来了!
 
大姐夫是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小时候我们家里穷,所以我们姐弟四人感情很好。直到现在,几乎每天都会在家里人群里说说话,但是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和几个姐夫交流很少。
 
我甚至都不记得上次和大姐夫说话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大姐和姐夫努力过很多事情,早年姐夫跟着他的父亲做油漆工,后来自己做些古建筑的活,再后来我们帮着他们做过很多小小的生意,但是都以赔光本钱收场。
 
这些年他主要在外零零散散做些建筑的活,一出去就是大半年。去年因为家里忙不开,所以一直在家里忙,耕种那些猕猴桃,但是去年猕猴桃市场和产量都不好,也没有多少收入。
 
我的父母以前一直和我住,所以我很少回老家。回老家大部分时间都是有大事的时候,比如给父母在老家庆祝70大寿这样的大事。大姐夫都是默默地忙前忙后,大家合影的时候都找不到他的人。
 
听到大姐和我说的那一刻,我心里一颤,这是近些年我唯一一个亲人突然离世。走得很突然,大姐在带她的两个孙子,和大儿子住在另外一个村子,早上大姐打电话给大姐夫,没人接,等到回去看,人已经走了,村里的医生说可能是心梗。
 
姐夫是一个好人,一辈子忙忙碌碌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丰功伟业,一个匆匆忙忙离开连个再见都没有说,一个平凡到所有人都不会记住的普通农民。就这样走完一生,来不及道别,就匆匆离去!
 
他走了,他们家的天塌了!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