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法国检察官不能单靠语音记录证明德翼航空副驾驶自杀

法国检察官不能单靠语音记录证明德翼航空副驾驶自杀

法国检察官推测德翼航空副驾驶自杀的说法及漏洞

-----爱飞行航空俱乐部 董事长 资深机长陈建国

 

     黑匣子的知识:飞机上装有两个记录器,俗称黑匣子,其实是橘红色的,有助于在飞机发生事故时目视搜寻。两个记录器分别记录和保存飞机的语音通话记录和飞行数据。按照要求,这两个记录器可以承受500~1000个载荷,可以承受1100度高温下30~60分钟,并且在水中也不受损坏。

虽然还没有找到保存飞行数据的记录器,昨天法国的检察官Brice Robin仍然仅仅根据搜获的语音记录器做出了一个惊人的推测,他认为徳翼A320飞机失事是由于副驾驶Andreas Lubitz蓄意坠毁。

我们还原一下检察官所描述的语音记录器以及其推测的依据,结合一些飞行的基本常识看看其说法是不是可靠的和让人信服的。

Brice Robin检查官称从语音记录器记录的分析得到以下信息:

A.        空中平飞之后机长因某种原因需要离开驾驶舱,录音显示有座椅的移动的声音以及开关门的声音。

B.        Brice Robin检察官称副驾驶蓄意按压了一个按钮使得飞机下降。

C.        然后机长开始敲门并通过内话系统要求副驾驶打开驾驶舱门,之后听到驾驶舱内警告声,机长撞门声,再后来有旅客尖叫声,最后就是撞击声。

D.       报告称自机长离开之后,就再没有录到副驾驶的声音,但是有录得副驾驶的呼吸声,称副驾驶呼吸均匀并没有任何异状一直到飞机坠毁。

Brice Robin检查官据此说明飞机是由副驾驶蓄意将飞机坠毁,笔者认为是及其草率和不严谨的!

笔者认为通过这些录音细节,以下信息是可以得到确认的:

1.        飞机在坠毁之前飞行员都没有干预飞机的飞行,也就是飞机是直接飞到山上的。

2.        飞机在撞山之前没有出现急剧失压或者爆裂的情形。

3.        两个飞行员中的一个人也就是机长被锁在了驾驶舱的外面。

4.        唯一一个在驾驶舱的飞行员,也就是副驾驶对于机长的敲门和内话呼叫、管制员通话、以及最后近地警告系统都没有任何反应。

 

法国检察官说法的技术性错误

 

首先一点,在机长离开驾驶舱之后,检察官说副驾驶按压了一个按钮,所以飞机开始下降。这个说法是错误:

A320飞机不存在只按压一下就可以让飞机下降坠毁的按钮。

 

以当时的情形,飞机在平飞状态,自动驾驶接通状态下,如果飞机需要下降,需要首先调节飞机的高度窗,也就是图中显示26600的这个,这个高度窗会给飞机设定一个目标值。这个高度窗在调节时是旋转的,通常从38000英尺旋转至最小高度100英尺,即使调到每刻度1000英尺,一般也需要转动两次,而旋转这个旋钮是有叭叭叭的声音,这个旋钮距离黑匣子座舱语音记录器不是很远,如果能扑捉到按压的声音,那么这个声音比按压声要大很多,所以应该有这个声音。但是法国检察官并没有提到这个旋转的声音。

其次,当选择了目标高度以后,飞行员还需要选择飞机怎么样去下降到这个高度,还是同样一个按钮,这个按钮可以按压、也可以拉出。

问题就在这里,这个按钮按压或者拉出的时候是几乎没有声音的,而且如果按压下去,飞机因为离目的地很远,飞机的设计逻辑是会以每分钟1000英尺左右的下降率下降,而不是以最大的下降率下降?而且如果按压下降,飞机的逻辑是依照计算的剖面下降,当飞机计算机里有高度限制的时候,就不再下降了,这个与公布的雷达下降速率和飞行剖面不符!

而如果拉出这个按钮,才有可能以最大的下降率下降,但是拉出这个按钮的声音非常非常微弱,相比旋转这个按钮声音小很多。检察官不知道是依据什么判断副驾驶按压了一个按钮而使飞机下降的,这个技术上不能做到。

控制飞机下降也可以使用右边这个按钮,但是这个按钮如果按压下去,飞机会平飞的!如果使用这个按钮让飞机下降到那个高度窗显示的高度,还需要拉出并向下旋转,也会有转动的声音的!那就应该有旋转高度旋钮、拉出右边这个旋钮、转动右边则个旋钮三个声音。这些都没有被法国检察官提及。

 

常识性的问题

 

在驾驶舱内噪音相对较高,需要听到副驾驶的呼吸声是相对困难的。语音记录器记录驾驶舱内部、客舱内部、飞行员与乘务员通话的内话、飞行员和管制员的通话。如果要检测到副驾驶的呼吸声,除非副驾驶将通话用的耳机带上,而且必须打开内话系统,语音记录器才有可能记录副驾驶的呼吸声!否则,副驾驶需要把鼻子凑到舱音记录器的旁边才有可能清晰地记录呼吸声。而正常的坐姿,飞行员的鼻子与舱音记录器的麦克风大约有80到100厘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听到呼吸声,需要背景噪音非常的小。

最下面这个单独的有孔的就是驾驶舱语音录音麦克风

 

而通常情况下,对于A320飞机在巡航时,飞行员一般是不带耳机的,这个在运行规则也是允许的。我们不知道徳翼航空有没有特别的规定,类似比如一个飞行员离开座位后,另一个飞行员必须带上耳机!但是常识上在两个飞行员都在驾驶舱时,都是不带耳机的,既然连呼吸声都可以录得到,即使徳翼航空有要求一个离开时要带上耳机,那么飞行员摘取耳机的声音应该会比较明显,而检查官并没有说明这些,这些细节还需要法国检察官进一步说明。

 

以讹传讹的驾驶舱门问题

 

徳翼航空的驾驶舱门应该没有这个LOCK系统

 

最近所有的媒体都在讨论驾驶舱门的问题,其实从公布的驾驶舱录音来看,大家的理解都有失偏颇。

首先一点,法国检查官描述的是机长在外敲门,并通过内话系统通知副驾驶开门,并没有大家所谓的30秒开门,密码开门的问题,为什么呢?

很有可能徳翼航空的驾驶舱门并没有从外部打开的密码系统,所有大家所谓的各种密码、各种上锁等等的说法都是不正确的。而由此引开的所有推断都有可能是错误的!

如果驾驶舱门是有使用密码进入系统的,在外使用密码试图打开驾驶舱门时,驾驶舱内会有连续的声音非常大的“哔哔”声,这个声音至少持续30秒,用来提示机组有人试图通过密码系统进入驾驶舱,而机组可以选择允许或者拒绝。这个在整个调查中并没有提及,所以徳翼航空的A320飞机应该没有从外面打开驾驶舱门的密码系统,或者检察官特意漏掉这个环节。

 

如果副驾驶蓄意自杀,必须有超越任何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前几次飞行员蓄意自杀的飞机,飞行员都有异样的动作或者语言表达,而这架飞机的副驾驶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尤其是法国检察官还声称一直到飞机坠毁,副驾驶的呼吸都一直均匀,没有异样?这个太有悖常理!

且不说这个副驾驶对于机长的敲门声不回应,但是对于飞机近地警告提示飞机即将坠毁都没有任何反应,这个不是职业飞行员的基本反应。即使对此警告忽略,那么副驾驶在飞机前面,已经看到山的时候,飞机往山上撞的时候,还可以平静呼吸就太过于离奇了!

 

单靠语音记录器为事故定性太不靠谱

 

飞机事故的的定性是非常严谨的,必须有十足的证据才可以定性,大家都可以依照已有证据推测,但是不能超出常理,尤其是官方不能随意下结论。

在埃及航空空难调查中,调查方还原事故的信息,声称副驾驶在美国酒店调戏服务员,当班的机长通知这名副驾驶,飞完这个航班就解聘等等。。最后这个飞行员一个人驾驶着飞机、嘴里一直念念有词,飞机垂直入海。这个事故,直到现在埃及方面也不承认是飞行员自杀引起,事故最终也没有一个结论。

对于事故的原因调查,要么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要么已经排除了其它的可能性,依靠简单的语音记录器推定副驾驶蓄意自杀未免过于草率!

 

没有结束的小节

 

我们期待尽快找到飞行数据记录器,只有尽快找到这个黑匣子,才有可能还原更多的真相,只有确定的副驾驶有故意的行为才能确定副驾驶是蓄意自杀!在没有一项直接证据证明副驾驶有故意自杀行为之前,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向自始至终没有发言的副驾驶,也有可能让事故调查方向错误。

 转载请注明来自 爱飞行航空俱乐部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