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实时突发:飞机滑出跑道,飞行员在担心什么?

实时突发:飞机滑出跑道,飞行员在担心什么?

昨天已经发了近期接二连三的事故和不安全事件:

 

简单分析:

从非常准软件等多方渠道获取的信息显示,该飞机为从武汉飞往呼和浩特的ZH9127航班,飞机号B5412,为波音737客机,该机落地时间为13:43分,偏出跑道应该就是在这个时间。

滑出的地点位于机场跑道快速脱离道边。

 

从天气报告和机场场面情况来看,应该是下过雨,飞机偏出跑道的地方位于快速脱离道旁边,具体是因为跑道积水打滑,还是飞机转弯系统机械故障,或者飞机发动机故障,刹车故障,还是轮胎故障,还需要进一步的核实并等待官方公布结果。

 

飞行员担心什么?

但是最近因为事故频发,飞行员担心的却是全员开始整顿,本来绷得很紧的脑弦,是不是要更紧一些?紧到一绷就坏,因为每次发生重大不安全事件往往都会是一人生病,全员吃药

 

各方观点

关于近期不安全事件频发,很多业内人士发表了个人的看法,这里选择一些刊登出来,对于业内外做一个参考:

 

高机长:

又是一只“惊弓之鸟”!关键阶段想的太尼玛多:QAR软硬 、什么是稳定进近、五防三重点 、八盖一反对、三句话五个字、没事走俩步、红线黄线底裤线、雷雨天运行注意事项、雷雨季节运行咨询通告、总师通告、全员覆盖安全面谈、Easy-learning、三人不行、安全技术学习群、邮箱文件学习考试………  

 

干区狗

民航两大危险源:

1身体太累太多太早太晚航班机组疲劳性增强。让领导早上四点起床晚上三四点睡觉飞航班看他能不能挺得住。

2心理太累天天五防作风整顿无形中给飞行员增加很大心理负担。管制员给了指令几分钟后又会和管制员证实。为什么因为飞行员已经神经质生怕自己触及五防。

 

有益孤独:

前言欢迎阅读第三版《理解“人为差错”实战指南》。同前两版一样,这本书将致力于区分“人为差错”的“新观点”和“旧观点”。 “旧观点”认为:“人为差错”是万事之因,因此要对人进行监控,尤其是要对人的行为进行规范。当然,一切要从规范人的态度做起,因为态度决定一切。为了形成端正的态度,人们试图采取张贴海报、发起动员、实施惩罚等措施,希望以此影响人的行为,减少差错。在“公正文化”的政策下,一些责任人被处罚,尽管没有证据证明这样做是行之有效的。 “新观点”认为:“人为差错”是万事之果,是由组织机构深层的原因所导致的。“新观点”假设人之工作是向好而非从恶,因此一旦出现问题,就要找到隐藏在人背后的因素,即人所处的工作场景,这种工作场景是由组织机构和领导共同创造的。如果我们忽视场景的因素,“人为差错”可能还会再次发生。

 

林先生:

 

 

小圆子:

又到了雨季和暑假高峰期,为什么频频出现这么多问题,疲劳驾驶肯定是毫无置疑的,加上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夏天人容易焦虑和脾气暴躁,很多东西除了外在的疲劳和身体的疾病,我想更多的应该关注下空勤人员的心理健康,之前陈机长特邀韩老师有过一次飞行员心理健康讲座,很有收获,不管你是不是飞行员,还是一个父亲,学点心理学,调节自身的心理,情绪,缓解压力,还有亲子亲密关系也是很好的哈

 

关于疲劳和健康:周机长

国企和私企都把经济效益放在第一位,搞市场的拼尽全力弄来时刻,然后按人头做简单的算数就把高密度的航班量丢给运行部门。然后就跟三纲五常里面的“纲”一样,这个生产任务就是硬指标,雷打不动,除非遇到不可抗拒的原因。 同时民航局的所谓法规规定的飞行时间在过去多人制机组、城市对型航线结构、起飞降落时刻不违反生物节律、旅客服务与安全要求没有细化的时候,可以说工作还能在对健康无大碍的情况下勉强完成。执行规定时,总是倾向于对单位经济效益有利的一面。把人的作息时间、生物节律硬生生地套入执勤期、休息期的数据中,似乎满足了所谓的规定人的健康和精力就是可以胜任岗位的。这种现象成为非偶发性事件了。航班结构变化、时刻差、新技术新运行带来的要求,安全压力、服务需求、休息期被占用等等,这些诸多因素带给飞行人员过多的身体损耗,健康长期被透支却又得不到一个整段时间的休养。疗养制度也被单位执行得走了形。 过劳的工作状况是到了单位和个人认真思考和抉择的时候了!

 

献计献策:

 

这些事是一个个孤立的事件,还是当事人人为差错,或者管理存在缺陷存在千丝万缕的关联呢

比如世界杯比赛对于运行人员休息的影响?安全压力大?从业人员疲劳?过度紧张?培训的问题??或者本应该接受不安全事件的可能性?

有没有有效解决之道?或者有什么建议和意见?

 

扫描上方二维码,可以留言,谢谢!

希望大家积极留言、各抒己见、开展讨论;群策群力,建言献策,共同提高航空安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