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其他人都是狗看星星”|原波音737MAX的总技术飞行师的言行,你能想到什么?

“其他人都是狗看星星”|原波音737MAX的总技术飞行师的言行,你能想到什么?

虽然FAA曾经在2015年的时候认为从737NG到737MAX的差异训练,应该包括包含MCAS系统的模拟机训练,但是最后,FAA批准了只进行2个小时的计算机辅助训练CBT,就是看看课件就可以满足要求,根本没有任何模拟机训练的要求。
 
因为波音市场战略宣传重点就是不需要飞行员的模拟机训练,而这也是737MAX大受航空公司欢迎的原因之一。
 
但是反过来,在设计737MAX的时候,要让设计出来的737MAX飞机不能需要B级以上的模拟机训练就成了一个限制和要求。
 
而且波音还有强烈的财务需求,要求737MAX能够实现这些目标。
 
神奇的总技术飞行师Forkner
 
对于737MAX总技术飞行师Forkner来说,FAA批准不要求B级以上的训练对他来说如释重负。从波音公司提供给众议院调查委员会的电子邮件和短信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为了确保波音公司在MAX差异培训上实现B级或以下培训,Forkner先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2014年12月,在FAA决定MAX的培训要求前20个月,在给波音同事的电子邮件中,Forkner先生基于他与FAA的飞行标准化委员会协调培训要求的责任表示了担忧。
 
他写道:"如果我们设计的飞机超过了B级培训的要求,"责任 "将完全落在我的肩上"。
 
这表达了他的感觉,即波音公司的领导层将要求他个人对不能获得B级培训以下的财务后果负责。
 
Forkner 先生的电子邮件和短信显示,B级(不需要模拟机)培训目标与影响培训的技术决定是非常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例如,2014年7月,B级培训目标扼杀了Forkner先生与一位同事就制定《飞行人员培训手册》飞行员检查单进行的讨论。在他们正在制定的具体的检查单时,Forkner 先生建议他们遵循 "不要触及B级培训风险的方法",并将与配平技术有关的动作 "灌输 "给大家为 "非常直觉的基本飞行员技能 "。
 
Forkner 先生的同事提醒说。"我担心,对于年轻的飞行员和那些过于依赖自动化的飞行员来说,这种技能已经不是很“直觉了”"。
 
Forkner 先生回答说:"可能是真的,但这是我们在B级培训要求下的框架"。
 
狗看星星
 
实现B级培训的压力还体现在Forkner先生对FAA的AEG (Aircraft Evaluation Group,航空器评估小组)的蔑视上,因为AEG将最终决定培训要求。
 
2015年5月,Forkner先生在与波音同事的短信中嘲笑AEG,他在短信中讲述了向AEG介绍737 MAX的情况。
 
“除了工程师和试飞员,FAA的AEG(我也一样),大多数人就像狗看星星,只能看到曲线、斜率、图形、这些用来证明737NG和737MAX飞起来是一样的这些相关联的线条而已,其他都看不懂的。”
不允许出现“需要模拟机培训”
 
2015年11月,Forkner先生还写道,需要就潜在的模拟器培训要求对AEG进行 "非常强硬的回击",并表示他 "很可能需要波音公司最高层的支持",与FAA就737 MAX的滚转指令警告系统(RCAS)的此类要求进行谈判。Forkner先生写道:"如果RCAS不能获得B级培训,对MAX来说就是一个噩梦 "。
 
FAA在2016年8月排除了MAX差异训练需要进行模拟机训练的要求之后,这一决定大大地影响了美国的航空公司,而在MAX于2017年3月获得认证后,波音公司就积极规劝其他国家的载旗航空公司在737MAX的训练上不要制定模拟器训练。
 
尤其是Forkner先生关于公司外国航空公司客户的邮件,显示出对模拟机培训的强烈反对,并且在应对航空公司时,甚至询问其MAX飞行员的模拟机培训需求时,使用严重的不当措辞。
 
我刚刚是连蒙带骗地哄了这个傻子
 
Forkner还吹嘘说,他劝说航空公司放弃模拟机训练的努力为波音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比如说
 
- 2017年3月,波音公司非洲和加勒比地区销售总监就一家客户航空公司有关为其飞行人员提供培训的费用进行了询问,在回答这一请求时,Forkner先生写道:"我想强调的是,坚定地认为从NG到MAX的差异训练过渡到不会需要任何类型的模拟机培训。波音公司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将与任何试图提出这一要求的监管机构面对面对质。"。
 
- 2017年6月,针对一家航空公司正在考虑对其过渡到MAX的飞行员进行模拟机培训,Forkner 先生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完全没有理由要求你们的飞行员需要MAX模拟机培训才能开始飞行MAX。一旦发动机启动,NG和MAX在程序上只有一个区别,那就是起落架手柄没有“OFF位置”。波音公司不明白,在程序基本相同的情况下,3个小时的模拟机课程有什么好处。"...... "模拟机培训的要求会给你们的运营带来相当大的负担,"Forkner 先生在另一封邮件中写道。
 
- 在同样是在2017年6月与波音同事的另一次短信交流中,Forkner先生写道:"现在TMD的Lion Air可能需要一个模拟机飞行训练再飞MAX,也许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愚蠢。我现在正在拼命想办法解开这个东西!白痴 "同月,Forkner先生给同事发了邮件:"我正在给那些突然认为他们需要模拟机培训来飞MAX的**们灭火!"。AR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GHHH!!!!!!!!!!!"。(注:这个是原文,不知道啥意思)
 
- 2017年12月,Forkner先生在一次短信交流中告知一位同事,他让一家外国航空公司 "觉得试图要求任何额外的培训要求是愚蠢的"。"......我刚刚是连蒙带骗地哄了这个傻子,"(原文“feel stupid about trying to require any additional training requirements.” “… I just jedi mind tricked this [sic=原文如此] fools,” )Forkner 先生写道。他说:"每次我接听这些电话都应该给我奖励1000美元。"然后他又说:"我为这家公司节省了一大笔的美金$$$$"
 
在FAA同意波音关于737MAX对飞行员训练的要求的2年之前的2014年,波音就自己公开宣称对于737NG的飞行员转飞737MAX,不需要模拟机培训。
 
Last but not least:
 
这个Forkner 参与了737MAX和启动用户美国西南航空公司的有对赌协议的谈判以及几乎737MAX的所有过程,在737MAX项目上担任的总技术飞行师。
 
但是在2018年7月,他离开了工作了7年的波音公司,去美国西南航空公司就职,当了一名737副驾驶!据最新的新闻报道,Forkner在2020年8月提前买断离职!
 
以上内容大部分来自《美国众议院调查报告》
 
《解密波音737MAX空难》将从多个层面揭示波音737MAX背后的问题,希望能够让大家全面的了解737MAX发生空难的全貌,深层次的原因,以及复航后的737MAX是否安全等问题,也同时希望我们以此为鉴,对我们自身的航空安全有所帮助。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