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向民航局举报自己的公司:第一次感到犹豫,要不要让我的家人乘坐自己公司的飞机

​向民航局举报自己的公司:第一次感到犹豫,要不要让我的家人乘坐自己公司的飞机

 
737MAX的问题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地飞行员的问题,随着一步步地调查,波音的很多问题都浮出了水面!
 
爱德华-皮尔森的故事可以从一个侧面反应出波音到底有了什么样的问题。
 
1 爱德华-皮尔森是谁?
 
对于那些在工厂车间工作和监督在这种快速生产速度下组装737 MAX飞机的艰巨任务的人来说,他们遇到的问题因生产压力而加剧。在2018年的春天和夏天,随着数以千计的737 MAX订单的涌入和生产量的增加,伦顿工厂的员工需要大量的加班加点工作,包括周末调休。像任何大规模的工业制造设备一样,安全和质量控制是关键的问题。但委员会的调查发现,至少在某些情况下,安全和质量控制似乎比波音管理层对737 MAX生产线按期完工的关注度要靠后。
 
特别是在2018年6月,伦顿总装厂的一名波音工厂主管开始向波音高级管理层提出他所目睹的,他对737 MAX生产中的安全和质量控制问题的严重担忧。这位叫爱德华-皮尔森的主管于2018年8月自愿提前退休,主要原因是他认为波音管理层对这些问题不够重视,即没有彻底面对这些问题,也没有充分解决他提出的安全问题。他原本并不打算提前退休,本来想再干几年后退休。然而,他站在一旁看着这些安全问题继续在整个工厂中蔓延,而波音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却没有充分采纳他的改正建议,对此他感到极度不适。
 
皮尔森不是一个“心怀不满”的员工,也不是一个习惯性地抱怨伦顿工厂的安全问题或对波音公司的工作条件发牢骚的人。他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并向负责737 MAX生产设施的最高层领导明确表达了他对伦顿工厂的安全和质量问题的担忧。
 
皮尔森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在美国海军和美国海军预备役服役30年后成为一个上校,并于2015年退役。他从海军学院毕业后,参加了位于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的美国海军飞行学校,并被任命为海军飞行军官。在他的职业生涯中,他担任过多种职务,包括在五角大楼担任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执行官员,在美国国务院担任危机管理官员,在华盛顿州惠德贝岛担任中队指挥官,以及在华盛顿州班戈的海军潜艇基地担任联合行动中心主任。在太平洋西北地区的任务中,他被选为向海军军官同事和非委任官员教授领导力和道德规范。
2008年,当皮尔森还是美国海军预备役时,他加入了波音公司,成为该公司商业航空服务部门的一员,并在2010年调入波音公司测试与评估部门的业务运营高级经理的角色。从2015年4月到2018年8月,皮尔森担任波音737总装项目和波音P-8波塞冬反潜飞机项目的生产系统支持高级经理。在这个职位上,皮尔森是737 MAX总装设施的高级领导,并负责“与工程、质量、工具、供应链、设施和IT组织协调生产业务。”他还支撑了 “团队成员和工业工程师制定生产报告和指标,同时利用数据分析来推动战略运营改进。”的工作。
 
2 皮尔森反应的生产车间压力问题
 
2018年6月,当MAX的生产速度从每月47架提高到每月52架时,皮尔森在伦顿工厂看到的问题达到了顶峰。他关注的不仅仅是他所管理的波音员工的安全,还关注那些将乘坐波音工厂生产的飞机的乘客的安全。2018年6月9日星期六下午1点32分,皮尔森给737项目的总经理、伦顿生产厂的最高层领导斯科特-坎贝尔写了一封邮件:
 
“斯科特,作为737项目的领导,我有一些安全方面的担忧需要与你分享,” “今天我们有38架未完工的飞机停在工厂外面。下面这些是基于我自己的观察和30年的航空安全经验所担忧的问题。”
 
皮尔森列举了两个关键的问题并提出警告:
 
“我的第一个担忧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筋疲力尽。….疲劳的员工会犯错,”“我的第二个担忧是进度安排的压力(叠加上疲劳)正在产生一种文化,在这种文化中,员工有意或无意识地规避既定作业流程。”
 
皮尔森详细介绍了其中的一些具体问题,并说这些问题可能会导致 “无意中在我们的飞机上植入安全有关的危险源。作为一名退役的海军军官和前中队指挥官,我知道即使是最小的缺陷也会对飞机的安全造成一定的危险。”“坦率地说,现在,现在我内心所有的警钟都在响起。我很抱歉地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犹豫,要不要让我的家人乘坐自己公司的飞机。”"如果我们继续把我们的员工逼到极限,我担心严重的流程问题将继续发生。
 
皮尔森建议暂时关闭生产线,他建议:“让我们的团队有时间重整,以便我们能够安全地先完成停在外面的飞机,然后再把注意力转移到里面的飞机上。”“我不是随随便便地提出这个建议。我知道这需要大量的计划,但匆匆忙忙的替代方案建造的风险会更大。”“我们所做的一切并没有那么重要,值得去伤害别人。”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