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建国 > 向民航局举报自己的公司:当成本和进度的重要性超过了安全

向民航局举报自己的公司:当成本和进度的重要性超过了安全

 
 
皮尔森建议暂时关闭生产线,在邮件里他说:“让我们的团队有时间重整,以便我们能够安全地先完成停在外面的飞机,然后再把注意力转移到里面的飞机上。”“我不是随随便便地提出这个建议。我知道这需要大量的计划,但匆匆忙忙的替代方案建造的风险会更大。”“我们所做的一切并没有那么重要,值得去伤害别人。”
 
坎贝尔于次日(2018年6月10日星期日)早上6点48分回复了皮尔森。他的回复表明他清楚地了解皮尔森的担忧。坎贝尔写道:
 
我们需要并将不断地提醒每个人,质量是第一位的,进度排在之后。我们正在努力确保工作人员的休息,以便他们能够得到休整,因为你的(原文如此),我们不希望人们拖着疲惫的身体来上班。
 
然而,过了五个多星期,皮尔森又发了一封邮件后,坎贝尔的助理才安排了一次关于这个问题的会议。2018年7月18日星期三,皮尔森终于在坎贝尔的办公室里与坎贝尔会见了。皮尔森形容这次会见很紧张。根据皮尔森2019年12月对参议院调查委员会的证词, 当他走进坎贝尔的办公室时,坎贝尔问他:“你来干嘛? ”
 
皮尔森提醒他关于他们的电子邮件交流和他提出的安全问题。皮尔森回忆说,他告诉坎贝尔:“如果在军队,如果我们有这些不稳定的有关安全类型的迹象,我们就会停下来。”皮尔森试图强调他之前的建议,即伦顿工厂的生产线应该暂时停止运行,因为他对重大的安全问题的担忧。皮尔森说坎贝尔如此回答:“军队不是一个营利组织。”
 
第二天,皮尔森给坎贝尔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感谢他的时间,并重申了他对进度压力和安全问题的担忧。坎贝尔回复说,他已经在采取措施解决这些问题,但没有列出他计划采取的任何具体措施来回应皮尔森的担忧。事实上,波音公司并没有听从皮尔森的严重警告并全面评估他提出的安全问题,而是继续加大737 MAX的生产。狮航610航班在这个时间之后三个月发生空难。
 
在皮尔森和坎贝尔会面的一周之后,波音公司与记者和行业分析师举行了2018年第二季度的季度收益电话会议。波音公司当时的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穆伦伯格指出,737 MAX的生产正在继续加强,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向客户交付了162架MAX飞机。狮航事故飞机正是在那次电话会议后不久生产出来的。2018年10月29日,狮航JT610航班坠毁的飞机是第172架从伦顿工厂的生产线上下来的737 MAX飞机。埃塞航ET302航班的飞机是生产的第239架MAX飞机。
 
考虑到当时的生产速度,也就是说这两架飞机似乎是在皮尔森对伦顿工厂的生产和安全问题提出担忧的时间段后不久生产的。2018年8月,皮尔森在波音公司工作十年后自愿提前退休。他认为,波音公司更注重飞机的生产数量,而不是彻底纠正他所发现的质量控制和安全问题。
2018年9月,在皮尔森退休后仅一个月,多家新闻媒体报道了伦顿工厂的混乱情况。就在皮尔森退休的几周后,情况似乎变得更加糟糕了。据澳大利亚《旅行者》杂志报道,波音公司重新雇用了大约600名退休的波音员工,特别是临时雇用的机械师和检查员,回来帮助伦顿工厂的生产线。该报道指出,2018年7月该工厂存在的生产问题,即工厂发展太快,737 MAX的供应商无法跟上工厂的快速生产速度,到9月情况变得更加糟糕。根据2018年9月12日发表的报道:“分析师说,上周大约有50架半成品737飞机零散地停在在伦顿工厂周围,是7月份报告的半成品飞机数量的几倍。”
 
《西雅图时报》报道说,2018年8月30日,伦顿工厂大约有26600个工作落后于计划,到2018年9月的第一周,这个数字已经“剧增”到约31000个工作,而这时皮尔森离开工厂的职位仅仅一个月。正如《西雅图时报》所解释的那样,“每项工作都是一项独立的任务,每项任务的复杂性以及完成的时间和资源各不相同。”例如,这些工作包括具体测试或安装电子设备等项目。
 
这些报道似乎验证了皮尔森给波音737总经理斯科特-坎贝尔提出的所有问题,以及两个月前警告过他的那样。一位接受《西雅图时报》采访的工人将伦顿工厂描述为“乱成一团”。《西雅图时报》的报道指出,有很多“未按顺序的工作”,皮尔森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一些工人已经连续九个周末在加班没有休息。还有人请病假,只是为了能休息一天,得到一些休息。
 
《西雅图时报》还报道说,工厂的一些工作小组已经“向他们的经理询问,也许可以暂停生产线,以便处理完所有积压在波音工厂的半成品飞机。”《西雅图时报》写道:“经理们断然回答说,暂停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将会对供应商、航空公司客户和公司的股票价格产生严重影响!”



推荐 0